多瑙河畔的MBA之夢(壹)

近年來,中國興起了MBA熱。

MBA常常引起關於10萬美元高薪的遐想,MBA文憑被看成是通往財富的金橋,是進階高級經理階層的通行證。無論是在校的本科大學生、研究生,還是在職的普通乃至高層企事業管理人員,讀MBA成了壹種最熱門的選擇,與此相應的是中國MBA辦學市場的空前繁榮。從1991年教育部委托9所高等院校試點辦MBA到現在,全國已有56所院校辦各種全日制和在職MBA培訓班,但仍遠遠不能滿足MBA的市場需求,1997年開始實行的MBA全國聯考更是推動了MBA 市場需求的膨脹。隨之而來的便是MBA學費的水漲船高,據說清華、北大、復旦等MBA班的學費已達5萬多元。MBA學費昂貴,辦學者利潤豐厚,因此,不但國內的眾多高等學府對MBA辦學趨之若鶩,有條件的要上,沒有條件的創造條件也要上,壹些國外的商學院也瞄準了這壹誘人的市場,爭先恐後通過與國內高校或政府、民間機構聯合辦學,以分得MBA市場的壹杯羹。盡管教育部成立了專門委員會來試圖規範MBA市場,但各種MBA研究生班和國際培訓班依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在各種媒體上大做廣告,壹時間魚龍混雜,真偽難辨。

在德國和奧地利多瑙河畔接受專為培養“中國未來的總經理們”而設立的兩年高級工商管理碩士教育,得到“德國最好的管理學講師”的授課,畢業後得到“國際承認的工商管理碩士頭銜”,在德國的企業中實習並“將作為該企業的中國分公司的總經理為該企業在中國工作”,面對這壹系列讓人心動的條件和前景,25歲的余雯小姐毫不猶豫地放棄了她在北京待遇優厚的外企工作,於1999年7月來到了德國。然而今年3月,她卻不得不離開了德國,她的所有的關於MBA的夢想都化作了泡影,她所認識的多瑙河,依然只是飄蕩在空中的斯特勞斯的旋律。

余雯的兩天半MBA教育

作為《德國導報》的記者,筆者在今年2月26日收到讀者余雯的來信,反映她在德國的EMBA求學遭遇。

余雯在信上說,1998年11月,她在《北京購物精品指南》報上看到壹小塊廣告式文章“到德國去讀MBA”,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便到了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咨詢策劃中心辦公室(國務院僑辦招待所)了解具體情況。工作人員汪建先生給她和同時在辦公室的幾位來了解情況的人發了第二期EMBA招生簡章,簡章的題目是“致中國未來的總經理們”,說這個項目是赫克及宋氏國際咨詢有限公司、德國斯坦拜斯管理學院與享有盛譽的奧地利多瑙大學聯合發起和承辦,由多瑙大學授予的碩士學位是國際承認的學位。最吸引人的是每個學生均有壹個德國實習公司,實習公司均想在中國市場占有壹席之地,兩年後學生將作為實習公司中國分公司的總經理在中國工作。該簡章還說,中國體制改革研究會政策策劃中心為參加者和企業提供了國家級的保證。

這壹系列誘人的條件和機會使得余雯動了心,她於是報了名。汪建先生通知她德國方面將有斯坦拜斯於99年1月來中國進行筆試和面試。余雯原以為享有盛譽的多瑙大學入學考試壹定難度很大,因此在家好好準備了壹通GMAT。考試時才知道不過是被要求當場用英文或德文寫壹篇某行業德國企業進入中國的前景分析,隨後的面試只是用英語回答幾個簡單的問題。

3月初政策策劃中心通知余雯已經被錄取,但最後的完全錄取要等到校方為她找到實習公司才算。余雯當時覺得有點納悶,不知道實習公司為什麽這般重要。

99年4月底余雯得到最後通知:德方為她聯系了壹家德國實習公司,所以她就算錄取了。這樣,不需出示TOEF LE和GMAT的成績,不需參加任何其它形式的入學考試,余雯就成為了第二期EMBA項目38位中國同學中的壹員。

按政策策劃中心要求,余雯於五月初交了相當於3000馬克的人民幣作為“中介費”以及5000馬克的“管理費 ”,共計8000馬克必須交現金,而後她拿到壹張收據(3000馬克)和壹張白條(5000馬克)。交出現金後余雯在由辦學壹方擬好的兩份合同上簽了字。

按照余雯信中的介紹,七月二日到達德國後,她親眼見識了位於斯圖加特市附近的紳士峰奔馳街33號(合同的中譯本是這樣譯的,德文Benzstrasse33,71083 Herrenberg)斯坦拜斯管理學院:兩間辦公室,三四名正式員工(外加七八個實習生),沒有校園,沒有固定教室,沒有專職教師。第壹個月,學員們在臨時租用的教室上了兩天課,上課時沒有課本,只發了幾張打印的資料就開講。上課教師有的是從外面請來的,有的則是斯坦拜斯學院的工作人員。令她瞠目結舌的是,斯坦拜斯的EMBA項目主任安妮特·譚休女士,本是神學專業畢業,在跟著第壹批學生旁聽了幾節管理課後,堂而皇之地走上第二期的講臺,為學員們講述“管理戰略”。

七月份,余雯在德國很快就認識了壹些第壹期EMBA的同學。據第壹期學員講,他們只去多瑙大學上過壹次課,問及對這所“享有盛譽的多瑙大學”的印象,有人失望地告訴她,多瑙大學是壹所沒有本科生的進修大學,教舍是三棟舊樓,主樓看起來似乎是由壹個工廠的廠房改建的。想象中的國外大學的圖書館都是很大,而多瑙大學的圖書館卻很小,大部分是期刊雜誌。唯壹的電腦室學生平時不能使用,除非有電腦課。聽完這番描述,余雯開始懷疑這所大學授予的碩士頭銜是否真的如招生廣告上所說是“國際承認”。因此,余雯小心翼翼地詢問了斯坦拜斯院長茨克法博士,博士顯然不快,點頭稱是。

到了德國以後,余雯才真正搞明白了實習與學習之間的關系。同其他同學壹樣,她的主要時間是到實習公司上班,壹般是從早到晚全天工作,而學習只是每月壹次,壹般被安排在周末的兩三天內進行。余雯感到這根本不是合同上所說的“實習是在學習中進行的”,而是“學習是在實習中進行的”。實習的內容大多是簡單的辦公室雜務,實習公司沒有把自己當成未來的中國公司的經理來培養。按合同規定,學員兩年的實習工資(DM43,000)要以“學費”的名義直接被轉到斯坦拜斯和赫克宋公司銀行賬號。自己用兩年的人生最寶貴的青春時光在辦公室裏打雜,所得到的只是每個月壹次的兩天半課程。她有種被出賣了的感覺,覺得自己成了為別人掙錢的廉價出口勞工。

余雯的實習公司是斯圖加特壹家廣告社。第壹次與實習公司的總經理見面,余雯問及該公司今後在中國市場的打算,對方的回答令她大吃壹驚:“我們從未打算進入中國市場。”余雯清楚地記得招生廣告上明明寫著“學生工作的實習公司都想在中國市場占有壹席之地,學習兩年後學生將作為該企業中國分公司的總經理,為該企業在中國工作。”實際上這是此項目吸引她的原因,也是此項目的賣點。這更加強了余雯對斯坦拜斯動機的懷疑:無論德國公司有沒有進入中國市場的計劃,只要肯出錢,他們就會把壹個實習生的名義兜售給它。“未來中國分公司的總經理”只是壹個幌子而已。

按照余雯信中的描述,她其實在該公司工作了還不到壹個月,因為按照項目計劃,她和同期的同學必須在八月至十月間回國為公司作“市場調查”。由於她的實習公司根本不想進入中國市場,在確定市場調查題目時,余雯就被告知這個“市場調查”是為公司的客戶以及潛在的客戶服務的。這家廣告社是制作工業產品樣本的,她的題目就變成了“壹個德國的工業公司如何通過廣告在中國市場取得成功?”余雯此時並不知道,她的在德國接受的MBA教育在總共只上了兩天半課後便已經劃了句號。

按照余雯信中的說法,7月31日至11月10日期間,她在國內到北京、上海和廣州等地做中國市場調查。由於沒有固定的調查行業和特定的公司,她帶著廣告社的壹些工業廣告樣本走訪了近300家國營私營獨資合資企業,調查結果用符合科學規範的統計方法加以顯示。十壹月十壹日,余雯回到德國,把實習報告交給了公司。誰知在11月19日,實習公司突然通知已將她開除,理由是:壹、她所遞交的市場調查報告不符合公司要求;二、她的德語不好,但又不好好學德語。後來余雯從實習公司人事處得知,就在她被開除的前壹天,斯坦拜斯的負責人秘密到她的實習公司,請實習公司立刻將她開除,並許諾實習公司從第三批中再安排給該公司壹個實習生。本來,當時實習公司只是對與余雯的合作表示不滿,還沒想馬上開除她。余雯說,她不明白斯坦拜斯為什麽要這樣做。開除她後再安排下壹期的學員進來,從而能多賺壹個學生的中介費,這是她能想到的斯坦拜斯慫恿實習公司開除她的唯壹理由。

信中說,三天後斯坦拜斯找余雯談話,表示不會幫她找新的實習公司,而是給她兩個月的時間自己去找新的實習公司,但是所有的求職信必須通過斯坦拜斯簽字才能發出,否則不能繼續這個項目。十壹月二十六日,當她準備好所有的求職信請斯坦拜斯簽字時,他們突然拿出壹份協議書要求她簽名,並說她若不簽名,不但所有求職信不能發出,她還會被立刻開除出項目。這份協議書上除了重復了實習公司開除余雯的理由,還指責她在國內市場調研期間沒有參加斯坦拜斯在北京為學員組織的壹次研討會和壹次德語考試。協議還規定,如果余雯在12月10日補考德語不及格或者12月16日之前自己沒有找到實習公司,她就要被開除並限期離境。余雯拒絕在這份由他們壹手擬定的、對她明顯不利的協議書上簽字。

當天回到住所,房東來通知余雯七天之後必須搬家,因為實習公司按斯坦拜斯的要求將在十二月三日那天取消她在當地的戶口。余雯在信中描述說,她當時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頓時覺得天旋地轉,想到自己壹個弱小的女孩子,在德國無親無故,人生地疏,住所偏僻,七天後將手提兩只衣箱在漫漫大雪中茫然四顧,無處安身。那幾天,她常常壹邊看著窗外的皚皚白雪,壹邊流著無助和傷心的眼淚。

十壹月三十日,斯坦拜斯給余雯開來壹份正式的開除通知書,大意是因為她沒有在十壹月二十六日的“協議書”上簽字,所以將她立即開除。開除通知書還威脅她必須三日之內離開德國,因為三天後,她在當地的戶口將被取消,到時她的簽證有效期只剩兩個月。在德國,大概沒有哪壹個房東願意將房子出租給壹個簽證只剩兩個月的人,這樣她即便不離開德國也將無處可歸。

余雯最後總結道,這個EMBA項目非常有問題,主要表現在:壹、廣告內容虛假不實,語言故意含糊不清,有欺騙之嫌疑。例如,多瑙大學只是壹所進修大學,並不是有本科生的的大學,而廣告宣傳中對“進修”二字根本不提。根本不具講師資格的神學院畢業生都堂而皇之地走上MBA的課堂講課,而廣告上卻說它是“由德國最好的管理學講師授課”。二、承辦這個項目的斯坦拜斯和赫克及宋氏公司缺乏應有的職業道德,辦學方式很不認真,,在實習公司的安排上擅自違約,教學管理混亂,象是在辦野雞學校。壹部分實習生通過實習根本得不到合同和廣告宣傳上的收益,使得有的實習生更象是廉價的勞務輸出。三、辦學手續不公開不透明,在中國辦理入學手續時采用現金交易,不開正式收據,參與此項目的某些部門在外匯和稅務問題上有疑點。三、不顧中國學生的人格尊嚴,侵犯中國學生的權益,利用中國學生對德國法律的無知和語言障礙,動輒以“ 限期離境”來威協恐嚇中國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