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悉尼十五天

剛來15天。15天的找工經驗是不值得弄斧的。不過趁現在清閑,寫點東西給大家壹個大概輪廓吧。

我是有pr身份的,找工作沒有限制。本來想好好玩三兩月再說,但是各方面壓力讓我很快加入找工大軍。

到悉尼4 天,我便到centerlink登記。centerlink有很多功能,但新移民用的最多的是它的job net.它下面附生了8 、9 個人才中介,各中介提供的job 範圍不同。在centerlink登記後,可以取得壹個jobseeker no.,拿著它去各個中介填表,可以得到免費的服務,幫妳進行job match等等。

但是是否能找到工作,還得看自己的實力。現在悉尼的就業市場不好,壹份labour工很多人搶。象我們沒有本地經驗,沒有壹些基本的實力(很多labour工要資格的),英語又沒法跟本地人比的新移民,就業上很吃虧。但是真正的高級工種,象office白領級的,工作機會相對多,但是,這時候,英語水平高低是決定壹切的。英語不好,連中介都不給妳機會,跟別提見到雇主了。

我的所謂找工經驗不包括IT人才,因為自己剛到半個月,還沒有認識這方面的朋友,無法交流經驗。

據我的親戚說,他原來的房客夫妻倆都是國內的博士,4、5年前來到後,男的很快找了份工,並且被派回中國工作(這是相當好的出路了)。可惜沒過2 年,公司裁員,他也是其中壹個。回到澳洲後,很長時間找不到上檔次的工作,最後在壹家眼鏡店找了份SALES的工,壹個月800大洋,最後連我親戚的房子都租不起了,搬了出去。

類似的例子聽了不少,受了壹些刺激,於是決定放棄環澳遊大計,腳踏實地地找份工掙點POCKET MONEY。我現在是住在親戚家,房租給多給少無所謂,所以還沒有每月眼睜睜地看著銀子嘩嘩往外流的那種心痛感。但是沒有這些條件的移民們可要做好思想準備,起碼帶夠壹年半載的儲備,倉裏有糧,心中不慌。

思想上的準備也是很重要的。到這兒後,白領工找不著,可以先找份labour工。這兒所謂的labour工是指白領工以外的工種,象餐廳、倉庫、清潔等等。在等待實現心中理想的空檔裏,有這麽壹份工作,掙回壹些房租、夥食、交通費,在心理上是個安慰。自己定的找工期限不要太短,壹般得有個3 個月:第壹個月熟悉地理環境、風土人情、結交幾個朋友、了解找工渠道、準備個人資料;第二、三個月才能期望有收獲。

散工也不容易找。餐廳工、retail工是最容易的了,有bilingual/trilingual能力的人更好找,但是這些工要求有customer service的經驗。餐廳工每小時可以掙到20元,因為有小費。其它倉庫、保安、taxi driver等則需要資格,比如消防中控證、taxi執照等。能吃苦,願意先投資在取得資格的人可以壹試。很多學生考了個taxi license,壹個 weekend就可以掙500,這也是很多新移民初來乍到的選擇。

普遍來說,中醫的工作機會不太多。每周六的報紙招聘上,好像很少有這方面的信息。

也許是我對這行不太了解吧。

但是如果以往的工作經驗、學歷過硬的話,慢慢找,還是有機會的。這對所有找工的人都壹樣。

所有工種,都要英語好,與鬼佬交流沒有障礙。人得smart。象ity,有bank經驗,往bank teller,超市cashier上靠是沒有問題的。

說回我和H。我的英語沒有H強。他原來公司的上級老板是老外,所以口語比我好多了。

他來了後,天天泡在CENTERLINK,每天要發十幾份ENQUIRY。過兩天,慢慢有回復了。

有約見面的,也有的是等到壹份拒絕信的。說說其中幾個有趣的經歷:壹是應聘壹個ORDER PICK,這份工有點象庫管員。H 覺得憑著自己在國內的經驗,這種工作還是手到擒來的。前壹天說好地址後,第二天精神抖擻地去了。到中介公司等了壹會兒,眼見著又有十幾個鬼子大老粗呼啦啦進來了。H 沒覺得什麽,但是那些鬼子們開始“FK”上了,說是又被人騙了。壹會兒H 和這幫鬼子被帶到另外壹間房間,開始填履歷表,這時中介公司的人在白板上寫了壹個地址和工資情況,壹小時有19元,H暗喜PAY得還挺
高。H 屬於好學生,乖乖地把自己所有的信息全填了,連在國內當過經理的經歷都寫了上去;而其他人壹直在“FK”,說這叫什麽“INTERVIEW”,追問中介公司的人雇主的地址等等。中介公司這才說,我們這叫“GROUPINTERVIEW ”,是INTERVIEW 的壹種;我們會把妳們的資料傳真到另壹家公司,妳們明天再到白板上的地址找某某就行了。H 回來壹說,我說妳這不是被人賣了豬崽嗎?

事到如今,還是得試壹試。第二天H 又起了個大早,按地址摸了過去,在車站碰到壹個老頭,是昨天鬼佬其中壹個。H 問他是不是19元壹小時的LABOUR工算不錯了,老頭說都這樣。到第二家中介,只有4 個人來了,比昨天少了壹大半。又是什麽都不說,先填表,還要考試,比如60的20% 是多少,70除以5 等於多少。可是鬼佬們居然不會心算,全都抄H 的。另外還考安全知識,這也沒有難倒H ,他用上了GMAT的邏輯分析。凡是太絕對的陳述句都是錯的,比如“只要做足安全防護,我就不會出事故”等等。另外有些實在不知道,就抄鬼佬的。足足做了半小時的題,添了半小時的表,這才有個中介出來解釋工作的事,說今天來的人都是做人才儲備的,很快就會有雇主需要人,他們會負責任地推薦的。

後來我和H 說,真是長見識,原來天下中介壹般黑,與北京的房蟲兒沒什麽區別;H 去的第壹家中介是CENTERLINK下的,應該比較可靠,但是CENTERLINK下的中介每成功介紹壹個人就業,就可以從政府要錢,所以有可能衍生出壹些不負責任的公司吧!

對了,這兒見工壹般不叫INTERVIEW ,叫HAVE A TALK.今天去CBD 的壹家中介面試。應聘的是壹個CUSTOMER SERVICE/DATA ENTRY 的職位。想著咱們雖然英文不行,數據錄入總行吧!

9 點半到那兒,開始填表。然後是壹個人高馬大的鬼妹面試的我。問了我很多面試的常規問題,比如簡單介紹工作經歷;妳的長處;妳做過的最得意的事件;妳最喜歡的老板的素質;妳個人自評等等。乍壹聽以為面試的是別的職位呢!不就是個錄入員嗎?

磕磕巴巴地表達完所有問題(不好意思,沒有給中國人長臉),她讓我進行打字、數據錄入的上機考試。這兒壹般秘書的打字速度每分鐘最低要到30字;數據錄入最低是 7、8000字/小時。我長期沒有練,手有點兒生疏。所以結果不太理想。

最後她給我很多表格。包括壹張出勤表,她解釋說象這種TEMP的工作,工資由他們向直接雇主收取後,再由他們打到我們的銀行賬戶上。我的直接雇主負責在我的出勤表上簽字。我覺得挺新鮮的,別被他們騙了才好!

像這種面試機會,越多越好,壹來可以練練口語,二來豐富壹下面試的經驗,三來萬壹真被我碰上壹個工作機會呢。

每天就是這樣過著日子。這日子可不是在國內時想象的那樣。當時想著憑自己外貿專業畢業的口語,找壹份小文秘的工作總可以吧。現在看來思想準備還是不夠充分!

現在練好英語就行了,不管什麽口音。這兒好多印度人、巴基斯坦人雖然有濃重口音,可人家說話就是不磕吧,語法也還行。妳不會想量體裁衣連澳洲口音都學埋啊?

H 這兩天得到壹份工,是中介介紹的。在壹家柬埔寨華僑開的相片沖洗店工作。周薪給的是最低工資,再低澳洲政府要不幹了!做的是相片沖洗、收銀和壹些雜務。工作量算不上累,但是要站壹天,而且忙得沒有喘息的時候,H 有點兒頂晤順。但是在沒有其他 OFFER的時候,這份工還是象雞肋壹樣,棄之可惜。(文/mickey)